首页  学院概况  教学教务  专业建设  科学研究  党群工作  学生事务  校友天地  下载专区 
文章内容页
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沙龙>>正文
蒋勋:缺乏审美的豪宅,不过是一座建材商店
2016-12-14   审核人:

| 品味四讲 |

蒋勋



我有个朋友,住在信义路上价值亿元的豪宅里,找了日本最有名的设计师来装潢,但有一次我去他家,发现他尽管住了两年,可厨房里所有进口厨具的胶膜竟都没撕掉。

他的房子只是一个展厅。可家的本来意义不是展厅啊,家是让你可以放松自在、活得像人的地方,家会因为住的人有自己的渴望、自己的感觉,而有自己的风格。如果主人对这个家没有意见、对自己的生活没有看法,只想告诉别人他买的是意大利进口的最贵的床,那只是作假给别人看。

你可以在家里放很多明式家具,很美;你喜欢家里很空,也很美,但难的是你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如果你不知道,找再有名的建筑师设计都是假的,你怎么样回来做自己,才是最难的功课。

我自己是住在淡水河边,当时会在那里买房子,是因为觉得淡水河边好漂亮,但是我房子的建筑商却不知道善用那里的美景,窗户建得很小,我在房间里就觉得好难过。

我找了一个学建筑的学生,他帮我开了12扇窗,而且全部是往外推的推窗,比拉窗更有靠近河边的感觉,还架出一个小阳台,我可以坐在小栏杆后看河,和淡水河只有两米的距离。

我也不喜欢隔间,所以设计师帮我用高度界定出三个不同的区域。我家最高的地方是客厅,朋友来的时候坐在最高的地方喝茶;次高的地方是书房,我在那边看书;最低的地方是我的餐厅。我觉得这是我的房子、我的家,我是主人,我知道我要什么。




我现在不问工程师有没有去听音乐、看展览,反而是问他们:“你们在这里工作五年了,有没有人可以告诉我,公司门口的那一排树是什么树?”很少有人能够回答出来。

事实上,他们公司门口那排小叶榄仁的叶子漂亮得不得了,绿色会在阳光里发亮。后来我再去,就有一个员工和我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我现在下班后会先看看小叶榄仁再回家,所以比较不会和太太吵架了。”

他也问我,他五岁的女儿将来该学钢琴还是小提琴,但我建议11点下班的他多抱抱女儿,这比较重要。因为所有的艺术讲的都是人的故事,一个孩子如果不记得父亲的体温,她将来看画、听音乐都很难被感动。如果没有人的记忆,所有艺术对她而言都只是卖弄而已。

我们从年轻时开始,就因为工作忙碌,忽略了人与人之间的感觉,但工作忙碌之余,你还是一个人,你必须每分每秒提醒自己回来做“人的部分”。你看到了美,才会觉得这个世界是值得好好活下去的。如果你看到的只是品牌,只是假的美,你不见得会快乐,那反而可能会是你得忧郁症的原因。找回美的感觉其实很简单,去触摸一片叶子,去闻一下在很热的夏天午后下完暴雨的气味,那是我们都有的记忆,会引发我们的感触和感动。

现在,美常常成为新的知识、新的压力,一个博士可能毫无美感,但一个没学历的农夫却可以很美,他看得到月光的美,看得到稻浪翻飞的美。美是最大的财富,它不会因为你的学历而不同,而是因为你“人的部分”的完整程度而不同。




现在台湾人过周末,好像非要全家去一个餐厅吃饭,或到哪里去看薰衣草、喝咖啡,全部按套路来,然后全部的人塞车塞到一肚子气。我们对休闲的定义是蛮僵化的,好像一定要别人服务我们才算是休闲。

我自己过假日的时候喜欢做四菜一汤,因为我觉得做菜好快乐。我也很喜欢在周末洗我自己最喜欢的纯棉、纯麻的衬衫,绝不丢给洗衣机,因为我觉得触感好极了。看到它们晒在阳光下,在风里飘,白得漂亮,我就很快乐,因为我回来做了自己。在七八月,民生东路六段有全台北最漂亮的大花紫薇,即使有车可开,那时候我也绝对要走路,这些是让我最快乐的事,这才是“人”。

如果我们吃得不像人,穿得不像人,生活都失去了人的意义,那谈艺术太遥远。我谈我的生活,并不希望别人学我。每个人是不一样的,不要人云亦云,生活中的美不是按照人的安排来的。每个人应该用自己的生命,去创造出自己的生活美来。




我们总是把美的事从生活里面提出来做一些思考,任何一个物质经过了思考,就会产生不同的情感。

如果有一位朋友,每年冬天他老穿着一件看起来有点陈旧的毛衣,你可能会觉得奇怪,还跟他建议说现在毛衣很便宜,为什么不去换一件新的,好几年都在穿这件毛衣。你会发现在大众场合这个人有点腼腆,他也不太好意思讲;也许他会悄悄地告诉你:

“有些情况你不了解,其实这件衣服是过世的母亲织给我的。”

那么这个时候你心里面会悚然一惊,你会感觉他到任何地方去买再昂贵的毛衣,都比不上这件毛衣的情感。

所以我常常会感觉到美并不是价格,人世间最美的东西可能是母爱,可能是爱情,也可能是友谊。那么这些情爱跟友谊编织进一件衣服里面时,我相信价格已经无法衡量了。

工业时代以后我们很少自己动手去做东西,有时候我常常会建议一些朋友在情人节时为所爱的人织一条围巾,或者做一个衣服上的小配件,等等,这些东西不难,可是意义是不一样的。

今天我们常常看到商业广告会夸张地表示“我爱我的太太,所以我买了一个多么大的钻戒给她!”这样的广告所强调,其实应该不只是这个钻戒本身的昂贵价格,而是有个人在关心那位妻子。


我们现在面临两难的局面,就是所有的消费经济行为当中,商业不断刺激着我们:广告说当季的衣服要出清了;才3月就看到春装的消息;换季时就会想有几个品牌会打折,要去抢购一番……我相信这当然是一种快乐,也很理解这种快乐。

可是我也跟朋友提到:这是一个矛盾!

今天我们是有能力可以不断换购衣服,可是如果我们不换掉衣服,用得更久些——我跟朋友说有件衣服穿十年了,我可以把它保存得这么好,因为觉得洗衣机洗得太粗糙。


我讲的是一件衣服十年来跟我的情感,因为我善待一个物质以后,它跟我身体产生很多记忆,所以我会很珍惜这种记忆。这样的一个记忆可以包括衣服跟我皮肤的感觉,那双鞋子跟我的脚走路形状产生的感觉,或者一顶帽子戴久之后,好像慢慢变成个朋友的关系了。我称这个感觉为服装的体温,去感觉一下服装的体温,我相信是衣服美学一个非常不同的开始。  

福利



无论是爱是憎,蒋勋总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今天,我们想和读者诸君商议:如果蒋勋来讲演,你最希望听他谈什么话题?


欢迎写留言发表评论,群学书院将在留言读者中送出四本蒋勋情书集《爱欲书》。




写给Ly’s M的十二封情书,讲述的是欲爱时的等待、渴望、震颤、悸动、纠缠,欲爱时的大哭与大笑,眷恋与愤怒,蒋勋笔下的欲爱,是人的不完整,是走向疼痛的开始。这是一本极其私密的书,使我们终于有机会知道,原来他人也有过与我们一样的狂喜,或一样的痛楚。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人文和社会科学学院 2010 - 2014
地址:南京市江宁大学城  邮编:211167  School of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
电话:025-86118492  邮箱:skb@njit.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