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院概况  教学教务  专业建设  科学研究  党群工作  学生事务  校友天地  下载专区 
文章内容页
当前位置: 首页>>学生事务>>校园文化>>正文
读书笔记·浅析社会工作的本土化探究
2018-12-14 赵佳鑫  原创 审核人:

还记得刚上大学的头几节课,所有的老师都在向我们解释一个问题,什么是社会工作?相信很多同学都被这个问题困扰过。不过现在大家心中应该都有一个答案,类似社会工作是以利他主义为指导,以科学知识为基础,运用科学的方法进行的职业性助人自助的服务活动等等。但是,用这一句话来解释什么是社会工作那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就我们自己去理解这一句话就用了近一年的时间,而我们也将用三年甚至更久的时间去体会这句话的实质与内涵。但是这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依旧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于是我们便会经常遇到以下情况:

同学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社工。

社工是居委会的吗?

不是。

社工是志愿者吗?

不是。

那社工是做什么的?

“这说来话长,得讲两个小时。

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社工是不是公务员啊

不是

是事业编制?

不是。

那是在公司? 是企业?

都不是,我们不是企业,我们是民办非企业单位。

那还是公务员啊

我们疲于应对和解释此类问题,而且解释的结果往往是越解释对方越糊涂这种看似简单的问题实际上很难回答。我们也常常是茶壶里煮饺子肚子里有货倒不出啊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尴尬局面,究其原因有二:一方面,社会工作在中国还是一个从头新到脚的事物,教育领域走得很远,而实务领域较为滞后,二者的鸿沟较大,大众对社会工作还知之甚少接受还需要一个逐步的过程;另一方面,是社会工作解决我国现实问题的有效性尚没有很好地凸显,还需要进一步的本土化探索与发展。因此今天我想跟大家探讨的并不是社会工作的内涵,而是我们社会工作未来的发展之路——坚持社会工作的本土化发展

我们社会工作要被大众所熟知,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做出一些巨大的成果来,而要产生这样的成果那要使社会工作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在社会工作的发展过程中,本土化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毕竟社会工作起源于西方,是对于西方工业化所带来的社会问题所产生的制度性解决方式。如我们不顾中国国情与传统文化背景仅简单移植西方模式的社会工作,那必会出现水土不服的现象。且当下中国的问题更为复杂多样,如下岗工人、留守妇女儿童、农民工、失独家庭、上访群体等,这些都是西方国家所没有或者与之不同的问题。因此,探索社会工作本土化更是尤为重要。

那么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去实现社会工作的本土化发展呢?

首先,我们要学会根据实际情况灵活变通应用社会工作理论,切勿死搬硬套西方理论。

社会工作教育在中国的发展日趋成熟,学术界对于社会工作理论的研究与世界接轨已初显端倪,并不是所有的西方经典理论都适用于我国。比如我们可以发现工作人员在同一个案的不同阶段分别使用“危机介入法”及“家庭结构疗法”帮助一个家庭功能失调的家庭,或者用“认知行为疗法”帮助水火不容的夫妇等但无论这些术语是用英文还是中文书写,它们的一个共同点是通过西方文献去界定人之特性,以对人的理解为基础引入某些手法。也就是说,在西方理论的引导下,我们的社会工作者常常会不自觉的基于个人主义、理性主义和自由主义的人性观着手解决问题,而忽视了中国人的感性、人情、面子、和家本位的特质。举例而言当前我国的社会工作者比较倾向于用家庭结构疗法来帮助问题家庭。社工一般通过介入家庭内部、厘清家庭成员的界限改变家庭结构,以纠正家庭成员之间的不良沟通模式。但这种助人手法是基于西方人的家庭伦理价值。西方人在人与家的关系上,人永远是第一位的,人是家的主宰,家只不过是人活动的一个场所,家庭成员之间有明确界限。而中国人在人与家的关系上,家则永远是神圣的,是第一位的,是凌驾于人之上的。中国人强调:“家丑不可外扬”,自家的事不需要“外人”插手;为了维护家庭和睦,个人问题可以忍认这些都不需要专业人士帮助厘清界限,消除误会。依此类推,还可以反思更多理论在我国是否具有实用性。因此,社会工作的本土化不能简单地用中国的实务来诠释西方的社会工作理论,恰恰相反,我们应该用中国的现实来寻找国外的相关理论,并从中总结和发现符合中国实际的工作理论,以此规避理论和实务断层。

其次价值建构方面要注重理性和感性助人价值观的融合

西方深受18世纪法国启蒙思想中科学与理性精神的影响,因此当西方社工谈到价值这个概念时,往往将其放在很理性的层面,注重将价值认同转化成一套专业、系统的守则。如价值中立、尊重、共情、自我决定等都是这种守则的具体体现。无疑这套守则在一定程度上规范了社工的行为,推进了社会工作的专业化。但它却忽视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即社工作为一种道德实践的载体,其服务对象是活生生的人。过多地强调知识、技巧和理性,会有意无意地将社工本人抽离实务本身,只是机械地重演示一套规范,而缺乏一份感性的生命力量。与此相反,中国传统儒家文化在助人过程中尤其重视感性的作用,孟子说:“侧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这个“心”不单指理性,也包括道德和良心。它会牵动人的情感,当个体行为不符合社会期望时,会受到良心的谴责。同样,社工在实务中,不仅要有一种把自己当作客体的能力,深知“头上有青天”,接受自我监督,更要有一种道德情怀,即当代社会工作的价值建构——用生命影响生命。

总之,在建构中国本土化社会工作发展体系的过程中,我们应该力图以社会工作普遍性来透视中国的现实国情,反过来再以中国社会工作实践中的创新与发展来反思西方的社会工作体系,在立足中国历史文化传统与现实国情的基础上实现与西方社会工作的互动与融合,从价值观、实务操作理论等途径展开具体的本土化实践,以期真正实现社会工作本土化的目标提高社会工作在中国的影响力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人文和社会科学学院 2010 - 2014
地址:南京市江宁大学城  邮编:211167  School of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
电话:025-86118492  邮箱:skb@njit.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