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院概况  教学教务  专业建设  科学研究  党群工作  学生事务  校友天地  下载专区 
文章内容页
当前位置: 首页>>学生事务>>校园文化>>正文
读书笔记·红楼一梦醉千秋
2018-12-11 赵佳鑫  原创 审核人:

《红楼梦》创造了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压迫与反抗、富有与贫穷、腐朽与新生,像一对双生兄弟一样并存着。在这个世界里,真与假,美与丑,善与恶交织在一起。人们从这个世界里看到了美的人,美的思想,美的感情,美的追求,美的存在与毁灭。

谈起《红楼梦》,它不像“亮剑”专注叙事,想要体验出一种精神;也不似“甄嬛传”专注绘人,想要刻画出一个形象。红楼,说它叙事,却又处处体现那成百上千的人物形象,初读红楼时,就光人物角色、脉络关系就捋了好几回;说它绘人,却在一些与人物无关的细节刻画描写特别多,有如林妹妹初入贾府时,借林妹妹之眼对贾府的展现,或如元春省亲时对接一系列接驾繁琐的礼仪程序详细描绘,再如后人的点评中说到,“把红楼里所有药方拿出来就是一本药方集,把红楼里所有吃食拿出来就是一本美食记,把红楼里所有服饰拿出来就是一本古代服饰鉴赏集”。所以在笔者看来,作者书写《红楼梦》不为叙述故事,不为抒发精神,不为刻写人物,他是为构建一个庞大的世界,重现一个仿佛真实存在又离我们相距千年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作者是造人的女娲,付诸书中人物生命,又存留一些谜团,埋下一些线索,静待故事的发生。诸位读者则是那些俗称“开了上帝视角”的对这个世界观之窥之,顺着线索挖掘谜团的上帝。

红楼中的有太多值得探讨与发掘的东西,作者仿佛在每一处都放置了谜团待世人开解。例如名字,贾雨村可真是“假语存”,香菱确是那“甄英莲”,确实“真应怜”。再如宝玉生日时姐妹们晚宴行的酒令,本是一场欢闹的聚会却成了预示每位姑娘落寞结局的伏笔,作者可谓真奇才也。而那些需要一步步深入挖掘的东西也正是《红楼梦》最吸引我的地方,就算它无“亮剑”惊心动魄的战斗,也无“甄嬛传”酣畅淋漓的宫斗,就连红楼里的男人,都是懦弱的懦弱,好色的好色,迂腐的迂腐,没有一个不令人生厌的,果真是应了作者那句“男人都是泥做的,女儿都是水做的”,即使是宝玉这样的人物也只能令笔者做到不讨厌,却无法真正打心底里喜爱。可是红楼里的姑娘倒是个个水灵灵的,令人爱不释手,这其中我最喜爱的便是那有名的“泼皮破落户”王熙凤及薛林二妹。

先说这三人的名字就极为有趣。首先是熙凤,说文解字中说到,熙者,燥也。这就便能看出王熙凤的为人性格:泼辣、急性子。作者借小厮兴儿的嘴说到:“她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凤者,神鸟也,百鸟之王,这就可以看出她在这个大家族的地位,掌权管事的当家奶奶。而“凤”与“钗”又是女人们的一种头部装饰物,亦是一种象征,陆游就有一首送与表妹前妻唐婉的诗,名为“钗头凤”,这“钗头凤”也正是他与唐婉两人的定情信物。这里可以看出“钗”与“凤”有异曲同工之妙,也就暗示了宝钗的身份注定就与王熙凤一样将是位掌权当家人。宝钗的当家之能在书中也处处有所体现。例如在王熙凤病倒后,她与李纨、探春一起主持家务就能看出,关于园子里婆子们的工作布置,李纨没个主意做不了决断,探春虽有决断却思虑不周惹下人们不满,唯有宝钗能站在下人们的角度考虑,提出令所有人都信服的法子,是个优秀的管理者。然而宝钗的“宝”和黛玉的“玉”又正好组合成“宝玉”,这注定着薛林二人与宝玉一生的纠缠绞葛。黛玉是这三人里,也可以说是在红楼中最清新脱俗的一位妹妹了,即使是遗世独立的妙玉在我心中也无法与黛玉相及。她也确是位仙子转世,一个“黛”字便可将她之容貌列于各姐妹之上,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美而不艳,娇而不俗,实为佳人。

再论这三人被世人所贴的标签,此文笔者就要为此三人平反,撕掉标签。先说黛玉,被所有人冠以“尖酸刻薄”之名。要笔者来说,世人未免太苛刻,金无赤足,人无完人,一个角色要立体起来必然是有两面性的,林妹妹的尖酸大都与宝玉有关,世人皆知黛玉之于宝玉之心,试问对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又怎能做到无关无情呢?因此她的“尖酸”也不过是小情侣之间为情含酸,吃醋打闹的情趣,外人又何须当真计较。她对下人姐妹们有时是言语犀利了些,可她作为一个毫无城府、养尊处优的十几岁贵小姐来说,需要做到多周全才算?况黛玉一向清高,又何屑为这些事来伪装自己。然而当一个人做到处处周全,八面玲珑左右逢源之时,世人又批判到“城府极深”、“心机深重”,那就是几乎是个完美人儿的宝钗却也频遭非议。宝钗是个深闺大院里培养出的一个旧时代模范女性,端庄典雅,贤良淑德,品貌皆备,有着凤姐的治家之能,又有一套深得人心的驭人之术。懂事,点戏点菜之时能先考虑着老祖宗,凤姐忙里忙外时能及时提醒各姐妹离场不不给凤姐添麻烦,换位思考考虑他人感受,又慷慨大方,为林妹妹置燕窝,为岫烟赎冬衣,丝毫不在乎银两,若是这样的人都要平白遭非议,那实在叫人没法活了。其实,黛玉宝钗实为一人二影,确实,黛玉活的太自我,宝钗活的太忘我,因此才会令许多人在此二人身上有许多不满,若是调和折中一下应是个极讨喜的角色,可如果便就没有这样艺术的碰撞,也没有神仙似的姐姐,天仙般的妹妹了,天下净剩些一模一样讨人爱怜的俗物。再说这凤姐,是个铁手铁腕铁石心肠的女强人,凭她的才智手法可谓女中曹操,一代枭雄。作为一个艺术形象,她可以说是个非常令人讨喜的反派角色了。贾家偌大的家族府邸,若是没她这般铁手腕的治理,又怎会能如此繁荣鼎盛呢?可惜不是那男儿身,只得落得“机关算尽太聪明”的凄惨下场。

笔者想说,世人别被标签一叶障目,也不应随意为他人贴上标签,生活的丰富的,人物是立体的,性格是多面的,一切事物还需我们代入情景去了解与发现,凭自己的观察思考再做判断。

《红楼梦》还有太多值得探讨和推敲的东西,今日笔者之言也不过是冰山一角,泛泛而谈,希望能有更多的人能去发掘红楼之美,追寻红楼之趣,品鉴红楼之味。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人文和社会科学学院 2010 - 2014
地址:南京市江宁大学城  邮编:211167  School of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
电话:025-86118492  邮箱:skb@njit.edu.cn